花与菟丝子

【全职】乐/平/韩/双花/霸图全员
【欧美】铁厨/盾铁盾/SKS/舰桥铁三角/EC
♥大本命♥ Sirius Black
♥二本命♥六道骸
弧长 喜欢你会把你宠上天 不然会咬人
只有在亲友面前才是守序善良别想了

 

命本钟情

*cp是钟少×楼冠宁,私设钟少本名钟情

*补给楼少0520的生贺

*私设突破天际

 

正文开始>>

一、

楼冠宁和钟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两人家里都有钱,两个富家子弟生活奢靡,过的也算自由自在。圈内人谁不知道钟少和楼少是好兄弟,交情不能再好,基本和连体婴一样整天黏在一起。

突然有一天钟情一个人出现在高尔夫球场上。有人仗着相熟凑上来开玩笑:“钟少怎么一个人啊?该不是楼少被哪个妞拐跑了吧?”

钟情冷冷看他一眼,一挥杆,高尔夫球在空中划出轨迹消失不见。那人被他这一眼看着心里发虚,犹豫着要不还是赶紧走算了。这时候钟情开口了:“是被拐走了,可惜不是妞。”

朋友一愣,想不是妞难道是个男人不成?可也没听说楼少是个兔儿爷啊?钟情懒得和他再废话,走开了。如果拐走楼冠宁的是个女人,那好办,最多不过是让她消失,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如果是款游戏呢?

楼冠宁,你最好只是三分钟热度而已。钟情想这个的时候,表情带着不自知的狠戾。

 

二、

其实钟情的朋友多半都有点怕他。大家身为纨绔子弟都爱玩,但底线是不能闹出人命,不然不好收场。钟情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狠角色,他敢玩命,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都不当回事。他上头只有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子,钟家的权利都掌握在钟情一个人手中,和他们这些靠父母撑腰的富二代都不一样。

唯一的变数是楼冠宁。楼冠宁从小被父母加祖父母外祖父母一起宠大,天不怕地不怕,还敢调戏钟情,笑嘻嘻地叫他“小情儿”。钟情不生气,而且极其护着楼冠宁。有一次一个小混混不长眼,拿啤酒瓶砸破了楼冠宁的头。钟情当场暴走,把人按在一地玻璃渣上玩命地揍,谁拦都没用。楼冠宁急中生智假装晕倒,这才唤回钟情的理智。

从那之后大家都有点忌惮钟情,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除了楼冠宁。

 

三、

钟情回到家打开电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了荣耀。他偷偷买了张账号卡,加了义斩天下的公会。他没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尤其不想让楼冠宁知道。他认为这种行为本来就是他对楼冠宁的妥协,而这种妥协已经是他能做出的最大让步。没必要让楼冠宁知道这些。

钟情的技术并不好,说是很差也不为过,没玩多长时间就被队伍踢了出来。钟情心情不虞,给楼冠宁打了个电话。

楼冠宁没有接。钟情在通讯录里找到孙哲平的电话拨了过去,这次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孙哲平有点诧异接到这个电话:“钟少,有事吗?”

“楼冠宁在你旁边吗?让他接电话。”

 

四、

    电话那边噪杂了一会儿,然后楼冠宁的声音终于响起,语气中带点刻意的冷淡:“有什么事?”

钟情眯起眼,手指有规律地敲击着桌面:“别玩那个游戏了。”
    “你说什么?”

“我说别、玩、那、个、游、戏、了。”钟情一字一顿,手握成拳又放开,极力压抑着内心的焦躁。他已经不太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你以为玩游戏有什么前途?而且你一个富二代随便玩玩也就算了,那么认真又砸钱又组战队,有点脑子好吗楼冠宁?”

“钟情你脑子有病吧?”手机中传来楼冠宁的怒骂。钟情没有听下去,就直接把手机扔了出去。黑色的苹果狠狠砸在墙上又摔落在地,多半是坏了。这个手机是楼冠宁前几年随手送给他的,他一直没舍得换。钟情看着手机的残骸发了几秒钟的呆,然后站起身直接抽出账号卡掰成了两半。他把废卡往地上一扔,面无表情走了出去。

 

五、

义斩训练室内,楼冠宁一脸不可思议地瞪着自己手里的手机:“妈的他就这样发个神经又挂我电话?!”孙哲平赶紧拿回自己的手机,生怕楼冠宁一时激动把它给砸了。他其实挺好奇的,能把一向有教养的楼老板逼得说脏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小楼啊,你和钟少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矛盾?”孙哲平试探着问。

楼冠宁已经冷静下来,听到问话后苦笑了一下,坐回位置:“大神,你就别难为我了,一言难尽啊。还是训练吧训练吧。”

他这种态度让孙哲平更加狐疑,毕竟两边都是朋友,能帮就帮一把吧。当事人这里问不出来,孙哲平曲线救国跑去问钟叶离。小姑娘挺苦恼的:“孙哥你问我也没有用啊。我哥和楼哥以前关系可铁了,后来不知怎的,楼哥就对我哥爱理不理了。我也一头雾水呢。”

 

六、

钟情有偏执症,不是一般的强迫症之类,而是真正的心理疾病,学名太长了楼冠宁也记不住,总之好像还挺严重的。知道这件事的没几人,楼冠宁算一个。不过他也没把这当个事儿,管他什么偏执症,兄弟照做嘛。

其实明眼人都看得出钟情对楼冠宁的独占欲强烈得过了头,只是碍于钟情,没人有这个胆子去提醒楼冠宁。后者在这方面一直浑浑噩噩,直到高三毕业那个暑假,他认识了个不错的女孩子想要正经谈一次恋爱,和钟情说这件事时被对方面无表情地强吻了,当着女孩的面。

女友当然吹了,楼冠宁也快炸了。他以前也好奇过,被狐朋狗友撺掇着玩过几个男孩子,可这和兄弟之间的吻性质完全不一样。他非常珍惜钟情这个朋友,不希望因为任何原因断绝这份友谊,包括注定不牢固的,虚伪的所谓爱情。

 

七、

如果一定要问钟情,那么他自己也说不上对楼冠宁的感情算什么。因为偏执症的原因,他有着很病态的独占欲,连小的时候玩过的玩具都不愿意送给别人,宁愿把它摔破毁掉。这个病对他的影响随着他年龄的增长不仅没有消退,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在面对其他人时,钟情还能控制住自己,但楼冠宁除外。他无法忍受其他任何人夺走楼冠宁的视线。作为朋友,作为兄弟,他陪着楼冠宁可以旅游泡吧甚至玩女人,因为他知道这些短暂的刺激只会吸引楼冠宁短暂的热情,他最后还是会回到自己身边。但谈恋爱不行。

荣耀也不行。

就钟情来说,他不在乎和楼冠宁的关系是朋友还是恋人,但楼冠宁只能钟情他一人。钟情两字,情为何物反而无所谓,重要的只是这两个字连起来所代表的意义。他应该是一头困兽,束缚着,捆绑着,无法逃脱。

 

八、

楼冠宁整整一天都在纠结中度过,操作也频频失误。他既是队长又是老板,其他人当然不会说什么,连唯一敢于提意见的孙哲平孙指导也善解人意地没有说什么,反倒一直拿着若有所思的目光打量着楼冠宁。

到了训练时间结束楼冠宁终于忍不住,开车就往钟情家里赶。他站在门前敲门敲得指节都红了,还是没人开门。

楼冠宁愤怒地咒骂了一会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明明有钟情家的钥匙。他从包里翻出那串钥匙,有点懊恼。从小到大他在钟情面前永远是最狼狈最脆弱的状态,直到他接触了荣耀。这是他第一次把关注的对象从钟情身上移开,来到一个崭新未知,充满挑战的世界。

那个世界里没有钟情,他是自己的主人。

门开了。

 

九、

房间里一片漆黑,楼冠宁隐约辨认出钟情倚靠在墙上的身影,嘴里叼的烟发出一点微弱的光亮。楼冠宁直接打开大灯,钟情被突然袭来的光线激得眼睛一眯。他也没说什么,只是缓慢地转向楼冠宁这边。

楼冠宁一眼就看到地上那个手机残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怪不得打电话打不通,原来你干脆把我送的手机砸了!钟情你有种!他刚想发火,目光扫到一旁断成两半的账号卡,顿时怔住。

“斩楼兰,义斩天下公会,也是义斩战队的队长和老板。”钟情淡淡地开口:“义斩的每一次比赛我都会有录像,虽然什么也看不懂,我还是全部存了下来,和我与你从小到大拍的照片、视频放在一起。”

“钟情你……”楼冠宁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我研究了很长时间,也搞不懂这款游戏究竟哪里有这么大的吸引力。”钟情带着迷茫发文,一时间神情像个小孩子:“楼冠宁,你别玩这个游戏了好不好?我怕我毁不掉它,就会毁掉你。”
    楼冠宁几乎想甩门而去了,但他迈不开步子。钟情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伸手再次把灯全部关掉。他站在离楼冠宁很近的地方,在黑暗中低声:“别离开我。”

 

十、

我试过走进你的世界,但我失败了。所以我只能把你困在我的身边。

我所做的一切,也不过是为了留下你。

别离开我。

我要你的目光你的热情你的心灵你的灵魂你的一切。

我钟情于你,你也必须钟情于我。因为我们——

命本钟情。

                                               

                                                ——FIN

 

 *********************************************************************************

 

啊我知道它烂尾了,然而之后应该是囚禁PLAY之类的东西,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大家自己想象一下吧…或者哪位好心的太太帮我写个后续【你滚

 

 

  46 1
评论(1)
热度(46)

© 花与菟丝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