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与菟丝子

【全职】乐/平/韩/双花/霸图全员
【欧美】铁厨/盾铁盾/SKS/舰桥铁三角/EC
♥大本命♥ Sirius Black
♥二本命♥六道骸
弧长 喜欢你会把你宠上天 不然会咬人
只有在亲友面前才是守序善良别想了

 

魔术师

全职,黑塔利亚cross
CP为王杰希/瓦修,爱情向友情向可自由心证
@竹叶青  @林中白沙 的联文,她俩分别写了首(序章和壹)尾(陆),我填完了中间的部分……这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体系的,圆的我脑洞枯竭……可能有时间硬伤注意。

请注意以上预警!请注意以上预警!请注意以上预警!

序章
传说天上的每一颗星都对应一个人,而星星的落下意味着那个人的逝去。
“看过流星雨?”
半夜醒来的小公主看见了一闪而过的光。
日出前的黑暗中,轻轻敲窗。
景色是否无人赏。
法外法,辨微茫。

壹、
某一天清晨,瓦修敲开了小列支的门,递给妹妹一个小小礼品袋。
“一个礼物,拆开看看。”瓦修对着妹妹投来的疑惑的目光解释道。那是被层层包装的新奇的小玩意儿。“来自遥远的东方”,他对小列支说,“不过不是王耀或者他的弟弟们送的。”小列支正兴致勃勃地拆着精致的礼盒,略有些诧异地听到哥哥语气中的不满,抬起头望向他。瓦修看着妹妹的眸子放柔了语气,“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客人’带来的礼物。”
一个闯入者,让人不快的魔法师。他想。

貮、
国家们是尽量避免和普通人接触的,除了弗朗西斯发疯般的执着于贞德的一次次转世,大多时候他们不会让自己被普通民众见到。瓦修本不是热情的人,即便是国家间常有交往的都没几个,更别说是普通的民众。他常抱着他的枪去西庸古堡,一个人静静地看日内瓦湖。这里离意大利很近,有时候费里西安诺家开聚会的声音会传过来,里面往往掺杂着其他国家的声音,很热闹。
瓦修第一次见到王杰希是在对方的梦里。
那天清晨,天微微亮着,店都未开张,路上也没有行人。瓦修一个人在苏黎世的老城区漫步,他昨天刚因为公民福利问题和主席有些不愉快,现在心情还是不怎么轻松。正走着,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小心翼翼地戳了戳。
瓦修转身时还没反应过来。一把线条流畅的扫帚飘在和他目光平视的地方,见他转身后兴奋地绕着他飞了一圈。
瓦修几乎是困惑地眨了眨眼睛,露出极难得的不知所措的表情来。他是一个由不同民族不同地区融合起来的联邦国家,很缺少神话魔法之类的东西。不像总是和小精灵交流的亚瑟,七百多年来,瓦修还未在家里见过一个超自然生物。应该算是生物吧,这把…魔法扫帚?
一向极其自律的国家试探着伸出手去,那把过于活泼的扫帚雀跃着跳进他手里,快乐地抖了一下。从没养过宠物的瓦修想了想,像摸诺拉的头发一样轻轻摸摸了扫帚的头部,然后就感觉右肩一重,一个配色诡异的人偶坐在他的肩上,努力地把头往他这里凑。瓦修吓了一跳,差点下意识把那个小小的人偶抖下来。人偶拿红色的发辫轻轻抽了他一下,还是锲而不舍地将头凑过来。瓦修看着她极力保持平衡的样子,突然会意:这是也想要摸头吧?
突然被魔法生物包围的瓦修再次伸出手——这次果断了许多——去摸小人偶圆圆的头。人偶很乖的样子,那边扫帚倒是不满地抖动起来。瓦修忍不住露出微笑,本来有些郁卒的心情也变好起来。
这时候那人出现了。
“灭绝星辰?修鲁鲁?”从街角拐了弯走来的男子黑发黑眼,说着中文,是王耀家的人,而且是个普通人。瓦修谨慎地往后退到阴影中,一般只要国家意识体刻意降低了存在感,是不会被普通人察觉的。随着男子的叫声,瓦修手中的扫帚一下跃起,朝男子飞去。男子将扫帚一把握住,朝瓦修的方向走来,无奈地继续唤:“修鲁鲁?还闹别扭呢?”
人偶于是在瓦修脸上蹭了蹭,然后也向男子飞去,男子把她好好地放在肩头,朝瓦修看来:“看来灭绝星辰和修鲁鲁都很喜欢你啊。”
瓦修愕然:“你能看见我?”
男子笑了:“当然了,难道你是幽灵不成?不过就算你是幽灵,我也看的见你,毕竟我可是荣耀大陆最厉害的魔术师。给你变个小魔术吧。”
荣耀大陆?他在说些什么?瓦修皱眉,安慰性地去够背后的枪,却摸了个空。男子笑吟吟地看着瓦修变了脸色,戏剧化地从背后拿出那把枪递还给他。“怎么样,信了吧?”瓦修将枪拿回来,看着男子的笑脸觉得有些烦躁。“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这里有什么企图?如果你是打算伤害我的子民的话,我会毫不留情地将你清除!”
他站在这片守护许久的土地上,稳稳地举起了枪对准了陌生的闯入者。面对枪口,男子毫无紧张的表情,态度倒是略微严肃了点,有点无奈地举起双手:“冷静点啊,我只不过是一个魔术师而已,不是什么坏人,来这里是来参加一个比赛。至于我的名字嘛,你可以叫我——王不留行。”说到最后时男子狡黠地笑了下,没等瓦修理解这个微笑的意义,他已经跨上扫帚,猛地冲上了高空。“最后送你份来自东方的礼物吧,送你一场流星雨!”
那句话被扬起的风刮的有些破碎,星星却是确确实实地下了下来,小小的闪着微光,像是场浩大的幻象。一颗温柔的星星在瓦修面前落下,他无意识地伸手去接,没想到真的接到了,明明闪着冷光,却是温热的那样乖巧地躺在他的手心。

叁、
之后瓦修很快就想到自己恐怕是无意中闯入了谁的梦境,一个来自遥远东方的游客,在梦中做着能变出星星的魔法师。他以为这不过是段偶然的奇遇,却没想到还会再次相遇。
瓦修本来正做着日常巡逻。街上行人很多,却都看不见刻意隐藏存在感的他。今天治安很好,弗朗西斯也没来打扰,瓦修漫步在街上,感觉很安定。他漫不经心的扫着来往的行人,目光在一侧的摊前停住了:一个黑发的男子正弯着腰仔细挑选着小型的布谷鸟钟。熟悉的面孔让瓦修脱口而出——
“王不留行?”
男子果然回头了,表情却有点惊讶,不像是听到自己名字被叫应有的反应。“这位先生,您是在叫我?”
瓦修有些困窘。既然是他主动开口,对普通民众开启的超低存在感便失效了,一时冲动叫出口,可没想过之后该如何交流。总不能说“我在你的梦中见过你这种话”,也太不像话了。
王杰希见眼前叫出他帐号卡名字却又一言不发的男人,自动把他归类为害羞的外国粉丝。前几天出场了一场单人赛,打的还不错,可能是终于解放的魔术师打法太过炫目,比赛结束后多了不少异国的粉丝。虽然很少见到这么害羞的男性粉丝,但既然对方先开口搭话了,就不该让他难堪才是。王杰希这样想着,微笑着开口转移话题:“先生是不是也看中了这个工艺品?”
瓦修扫了一眼他手中那个做工不算精美的钟,认真道:“这个不是正宗的。”
王杰希是个温柔体恤的人,懂分寸,英语说的也不错。瓦修和他你来我往地说了几句,竟然也有几分熟稔起来。既然提到了布谷鸟钟的问题,瓦修干脆带着王杰希去了一家开了很久的手工艺品店,店主已经是个老人了,做起钟表手还是很稳。王杰希挑了几个比较别致的,决定回国带给微草队员们。瓦修一脸严肃地给他指点了些建议,将他送出店门。王杰希一直把他当粉丝看待,走的时候还心情不错地拍拍他的肩膀:“明天比赛要来看啊。”

肆、
又提到比赛了。梦中的“王不留行”和现实中的王杰希有些不同,王杰希更柔和些,相处起来很舒服,没有“王不留行”那样惹人焦躁的天赋。但两个他都提到了比赛,平时比较淡漠的瓦修难得起了好奇心。通过名字简单的打听了一下,电子竞技,是完全没有涉及过的领域啊。
老想着这件事,瓦修吃饭时有些心不在焉。列支乖巧地伸手抚了抚哥哥微皱的眉头:“兄长大人是有什么心事吗,可以说给列支听吗?”
瓦修看向列支敦士登,女孩满脸纯真的望着他,眼神里净是信任和依赖。虽然依然是个孩子的模样,好歹也是一个国家,列支却始终保持着善良而干净的姿态,她是世界上那么多国家中最单纯的一个。是谁说身为国家就一定要背负黑暗和罪恶呢,不是也有这样纯白的花开在欧洲版图上吗?
瓦修微微笑着,像往常一样轻轻摸列支的头发。“什么都没有,亲爱的列支。”
第二天瓦修去了日内瓦体育馆。他开放了存在感,像普通人一样老老实实买了票。今天的比赛是中国对美国,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坐在了支持中国队的观众席,在一群亚洲面孔中显得额外扎眼。坐下时他好像看到了有个眼熟的戴眼镜的青年匆匆跑过,顿时不满地皱起了眉:美国这家伙怎么也开始混到民众里来了,真是不成体统。下意识批判完他才想起自己也成了“胡闹”的一员,一下子思维卡了壳。坐在他身边的中国女孩不认生地和他搭话:“啊你是支持中国队的外国友人吗?你最喜欢哪个选手呀?”瓦修往场内瞥了一眼,选手还没入场:“……王杰希。”
女孩明显的兴奋起来:“原来你也是微草粉吗?!王队实在太帅了啊啊啊!这次终于可以看到魔术师现世了好棒!”
瓦修对游戏实在一窍不通,云里雾里看了半场,终于盼到王杰希出场。投射的大屏幕上,魔道学者骑着扫帚从空中飞驰而下,王不留行,参上。比赛很精彩,王杰希彻底解放了他的魔术师打法,场面炫目而神秘,暗影斗篷下也许藏着熔浆烧瓶,炸开弥漫的火海,驱散粉也许由修鲁鲁发出,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对手防不胜防措手不及,随后在一道反射来的星星折线下丢了最后一点血。
荣耀升起!
镜头从游戏里骑着扫帚绕场一圈做胜利姿势的魔道学者切到站起来朝观众鞠躬的王杰希。他脸上带着微笑,是综合着温柔的王杰希和耀眼的“王不留行”的一个微笑。旁边的女孩子已经站起身疯狂尖叫得嗓子都快哑,瓦修坐在原地看着稳稳走下场的那个人,恍然:梦中那个男子没有说谎,他是王杰希,他也当然就是王不留行,是荣耀大陆上最厉害的魔法师。是王杰希赋予王不留行成为王不留行的能力与意义,这个男人身上兼杂着安定和锋芒。

伍、
晚上瓦修再次走进了王杰希的梦。
这一次魔法师站在那里等着他,看到他时轻松的笑:“又见面啦,我就知道你会再来的。”
听着对方过于笃定的语气,瓦修再次感到熟悉的不快涌上心头,他决定不助长对方的气焰,于是面无表情地回答:“只是巧合而已。”
“不是巧合,瓦修先生,是因为我们的梦境相通了。”王杰希凭空变出一朵花来递过去,“因为我们是相似的人嘛。”这下瓦修是确确实实吃了一惊:“你知道我的身份?”
递出去的花没有被接过,王杰希于是打了个响指,花朵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空中。他不去回答瓦修的问题,而是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虽然瓦修你一直背着枪,却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守护。我也是,不管作为王杰希还是王不留行,我所做的也是为了守护。我的每一次战斗和胜利都是为了让我守护的人能飞得更远,就算代价是不当这个魔术师也没有关系。”他的目光望向远处一片亮绿的草地,语气柔慢下来,更接近那个白天彬彬有礼的王杰希了。
瓦修沉默了一会儿。作为国家的他们是不能去理解这样的守护的,因为他们所代表的,他们所为之战斗的其实只有他们自身这个国家。国家意识体,每一寸土地都是他们自身,每一个国民都是他们的亲友。与此相对的,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不管再亲密,不管曾是同生共死的战友是血脉相同的兄弟还是曾抵死缠绵的爱人,都不能守护。总有一天一个会拿枪对准另一个,只有利益不会害人。
可他想起了列支对着他开心的笑着的样子,于是这些话他一句也没有说出口。
“你不做魔术师的话会很可惜的,你是荣耀大陆最厉害的魔术师。”相反,他这样说。
没料到瓦修会给他那样直率的夸赞,魔术师微微睁大了眼睛,接着若有其事地点头:“这句话倒是说的不错。听说明天是你的生日,作为夸奖的谢礼,就送你一场荣耀吧!”
说完这句话他便跨上灭绝星辰腾空而起,瓦修正想开口再次询问刚才那个没有得到回答的问题,魔道学者已经飞上了高空。扫帚尾部在夜空中划开亮丽的弧线,所扫过处星辰如雨般纷纷陨落。可明明是气势汹汹的流星,落到地上时却一下改了力度缓慢地散成星尘,覆盖在那片绿地上。本来轻软飘动着的细微的青草在星尘的滋润下开始迅速生长拉长,向上延展着绕成翠绿的藤蔓,在空中编织出大大的“glory”。
这个城市的一座普通酒店内,王杰希从梦中醒来。他坐在床上有些茫然的理了一下思绪,接着迅速拿出手机查起了关于“国家意识体”的内容。心情复杂地看了许久,他放下手机叹了口气,还真是认识了了不得的人啊。想起那些在对方指点下买下的纪念品,梦中送的那个礼物实在太孟浪而不够正式了。这样想着,王杰希拿出一张买来还未用过的神枪手的帐号卡,朝门外走去。

六、
苏黎世,机场。
2025年8月11日。
瓦修递给他一枝花,白色的细长的花瓣,顶端有可爱的雪白的绒毛。
王杰希接过来,放在鼻尖前端详了一会儿,迟疑地转头:“嗯……药材?”瓦修是不是对微草有什么误解?
瓦修看着他:“这是雪绒草。”
“?”
“它代表着勇气。……嗯,感谢你的生日礼物,荣耀很棒!”
王杰希一下子明白了:“哦,那个啊……”
他笑出声:“也感谢你的礼物。”
他把白色的小花安放在手心里。
瓦修点头。
那边队友在催促他了。
“那么,再见了?”
“再见。”
王杰希走进队友中间。
“张副队,借一下眼镜盒?”
“好的,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王杰希接过眼镜盒,仔细的把掌心的花朵放进去,眨眨眼,“魔术师的道具。”

——FIN——
by 花与菟丝子🌸

  11
评论
热度(11)

© 花与菟丝子 | Powered by LOFTER